海安

调控难止地王冒头 造新城促地价房价上行

2014年04月14日来源:楼盘网楼盘置业责任编辑:wenlei

11月29日,浙江省温州市一热点地块以高达3.7万元/平方米的楼面地价出让,创下了新的温州住宅地块地王纪录。虽然温州市有关方面对当地媒体封杀o;了这一消息,但很快被泄密了。

一周内频繁冒出的地王颇为刺激市场眼球。11月25日,武汉土地市场总价、单价地王双双易主。广州、杭州两地在同一日,也双双拍出高价地块,楼面地价各自刷新当地纪录。

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在即将开启的十二五o;时期,各个城市都在卯足劲招商引资造新城,对土地财政的依赖态势难以扭转,地王冒头给楼市调控再度敲响了警钟。

地王热加剧调控压力

11月30日,曾经的地王o;(原杭州商学院地块)得主雅戈尔置业,再度杀入杭州市场,以总价24.21亿元包揽两块住宅用地,楼面地价分别为17751元/平方米和18114元/平方米,刷新了该区域的楼面地价。

11月29日下午,温州市学院中路温州大学(原温师院操场)地块出让,挂牌出让起始价为19.28亿元。经过33轮的竞价后,温州本土房企置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最终以37.02亿元竞得,创下了温州土地出让单价新高。

据悉,置信之所以志在必得,并非一个人在战斗o;,而是联合了几十家工业企业协同作战o;。

11月25日,上海绿地集团进军武汉,以53.98亿元吞下武昌车辆厂413亩土地,刷新了武汉单幅地块的总价纪录。原汉阳钢铁厂两幅地块也在一小时内两次刷新当地楼面价纪录。

同一天,广铁集团以86亿元的总价、17279元/平方米的楼面地价,拿下广铁南站地块,创广州今年最高总价。

中国生产、美国消费。美日‘量化宽松’的货币政策刺激新兴经济体通货膨胀,中国的房地产调控受到了影响。o;房地产高级经济师章林晓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热钱要闯进来,国内的流动性也在四处游荡,都对房地产行业虎视眈眈,地王冒头加剧了楼市调控的压力。

避锋芒地块频传内定

和上述地王冒头的城市相比,在当前的楼市调控下,更多的地方政府更愿意选择低调。房地产问题太敏感,已不是单纯的经济层面的问题。o;一位不愿具名的华北地区招商引资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,前一段时间,某市因为出了几块高价地,就被领导约谈了。o;据了解,目前已有多个大型房地产企业进驻了上述地区,上海绿地集团、复地集团等多个大企业也正在和上述负责人就具体地块在进行洽谈。复地集团看中了两块地,总规划建筑面积有40万平方米,这是个有实力的大企业,我们要争取把它引进来。o;业内人士介绍,在楼市调控下大部分城市虽然也希望出让地块创出高价,但并不愿意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因此在地块的出让上,越来越多的省市开始试水土地网上交易,包括江西南昌、湖北襄阳、湖南长沙、安徽淮北、湖南株洲、辽宁的沈阳和大连。越来越多的城市在地块的出让方式上,更倾向于采取招标和挂牌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地块频传内定也就不足为奇了。o;一位业内人士表示。

11月28日,南京市国土资源局发布今年的第20号土地出让公告,两幅位于麒麟科技创新园内的地块被疑内定。

这两幅地块的出让条件相当苛刻。其中一幅为混合用地,含有近20万平方米二类居住用地。从开发商拿地到开发上市销售等,进行了5道限制:规定竞买人注册资本金不得低于10亿元,不接受两家或两家以上竞买人联合竞买……

一方面,面对现在的市场环境,政府希望地块顺利出让,另一方面,麒麟新城的建设刚起步,需要大牌房企进驻,带动区域发展。o;一位业内人士分析,上述限制条件把一些中小型企业排除在外。

据公开报道显示,此前,广州、武汉、南京、长沙、厦门等地均有地块被内定的消息传出。

造新城促地价房价上行

当前,一些地方政府与房地产企业私下内定o;地块已不新鲜。各地快马加鞭造新城,都希望引进一些有实力的大企业,以扩大影响力,提升本地区的土地价值,快速带动城市化。另一方面,十二五o;加快城镇化进程是大趋势,许多开发商也嗅到了城镇化进程中二三线城市的开发商机,纷纷前去掘金,使部分二线城市的房价直逼一线o;。

业内人士分析,地方政府为了圆新城梦,和大型开发企业一拍即合,除了本土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外,由于当前建设成本的居高不下,加上建筑品质的提升,房价上行是必然的;而随着市场的趋热,地价自然会水涨船高。

现在一线城市只剩下央企、国企和上市房企了。o;全国房地产经理人联盟研究院副院长陈宝存感叹,随着这些大鳄步入二三线城市,二三线城市房价必然也会上涨。

二三线城市的房价都上涨了,一线城市和已上升为‘第一线’的二线核心城市,房价又怎么会降呢?o;陈宝存说。

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副总工程师邹晓云表示,当前楼市调控下地王冒头的现象,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是部分热点城市的部分热点地块造成的,整体来看,房价并没有下行,高层管理者要思考这个问题o;。

许多人不看好当前调控的强制性行政手段,虽然表面上被压制住了,但长远看还是要恢复市场行为。o;邹晓云认为,面对当前的地王冒头和房价环比上升的状况,应该从体制上做一些调整,而不是考虑再度施加行政干预手段。

行政干预施加在什么地方?会不会有效果?有没有让大房地产企业破产一个两个?有没有让银行破产一个两个?调控没有带来任何标志性的东西,没有任何东西反映泡沫在消退。o;邹晓云认为,调控求稳的基调本身就给市场发出了一个信号市场不会退缩。实际上,可以考虑从体制上做调整,比如土地供应的主体不局限于地方政府,也不是只有开发商才能拿地进行房屋开发o;。
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